坂田家的莫泽泽泽☆

超级怠惰势力

2017.10.10
陪你度过的第三个生日。
以后也请多多关照啊。

我做到了呜呜呜呜呜呜我开出千子姐姐了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第178箱,就想知道还有没有人比我黑(。

炫耀一下我的亲爷爷呜呜呜呜呜
拐来了阿尼甲又进了王点
我才是爷爷的亲孙女呜呜呜呜呜呜
他是我家的老神仙吧——

气疯。

被一只虫子吵得补不了作业。

你有了新的小朋友然后忘了我怎么办呀。
三年以后只有我单方面记得你怎么办呀。
要是找不到新的小朋友还丢了你怎么办呀。
如果毕业以后我找不到你了怎么办呀。

阿尔卑斯

标题没什么意义,阿尔卑斯糖而已
写东西不带脑
超短


        换上冬日景趣和短刀们在院子里捉迷藏,却被埋伏在雪地里的鹤丸一把拉进雪堆,扑腾着反抗结果两人在地上闹成一团,最后两个人顶着同款白发被烛台切一手一个从雪中揪出来数落了一顿,在他眼皮底下偷偷交换了一个眼神便分头逃跑,仗着烛台切跑得慢和鹤丸双双爬上屋顶全身湿淋淋地傻笑。

一个超短的段子

        长谷部翻着审神者的lofter。
        发现她给许多暗黑本丸的文章点了小红心。
        一期鹤丸等等较为稀有的刀剑占的比例尤其多,连起来可绕本丸八圈。
        压切·你们谁也别想动我主·长谷部感受到了巨大危机。
        [主!最近暗堕本丸越来越多,很多审神者已经遭到诸如一期一振等的毒手,请您务必远离那些稀有刀剑!]
        审神者挂着乌青的眼圈,捂着肝,对他露出一个和善中夹着疲惫的笑。
        [你个傻孩子,]她缓缓开口。
        [咱们家哪来的四花刀。]
        长谷部不甘心,追问道:
        [难道鹤丸国永不算吗?]
        [你来得晚不知道,]
        [他是点击就送的呀。]














灵感来源自己。[微笑中透着妈卖批.jpg]

烂俗但又画风清奇的花吐

鹤婶
还基友的flag
还有两篇鹤婶
自己立的flag跪着也要写完

1

        “咳咳咳!”
        包围在粟田口大腿中的审神者的笑声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堵了回去。
        “唔……抱歉大家,我……咳咳,出去一下……”
        说罢审神者就捂着嘴风一样冲出大广间,留下众短刀面面相觑,又一次。
        这已经是这周第三次了,想让人不起疑都难,一时间屋内议论声纷纷。
        “主上真的没问题吗?药研哥你要不要去看看啊……”
        被点名的药研叹了口气,看上去颇为忧虑。
        “之前去过几次了,可是大将她一直躲着我根本不让靠近,我刚刚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用强的了……”
        “那个……”
        一个有些怯怯的声音打破沉默。
        “之前我在追小老虎的时候经过了主上房间前,正好遇到她咳嗽,停下后盯着手心看了一会,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吧……
        “过了一会儿主上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出去了,因为有些担心我就过去看了看,然后发现主上放在桌上的,”五虎退顿了顿,接着往下说。
        “是花瓣。”

2

        审神者吐花了。
        消息很快传遍了本丸。
        闻者无一不驻足回首,瞳孔收缩,双唇轻启,停下手中的活计……通俗来讲就是听懵逼了。
        鹤丸国永例外。他把审神者哈哈哈了一顿,不,二分之一顿。
        本来他也是先懵了的,但随后不知他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新的鬼点子,发出了仙(杠)鹤(铃)般的笑声。
        为什么说是二分之一顿呢?
        因为他笑到一半,猝不及防地捂住嘴弯下腰像被呛到一样一阵猛咳,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开手掌,咳了一手夹着血丝的花瓣。
        这下轮到鹤丸懵逼了。

3

        作为本丸行动力和机动值最高的刃,压切·主健康出问题了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都是我的失职·长谷部立刻召集了全员在大广间开会。
        鹤丸缩在角落里,摆出乖巧.jpg。
        “哈哈哈,小姑娘这是得了花吐症呐。”
        三日月·什么都知道·各本丸情报屋·设定上的·宗近笑眯眯地回答。
        鹤丸缩在角落里,摆出乖巧.jpg。
        笑得心很宽的老爷子接着说:“听说需要和暗恋之人接吻才会好哟。只是不知道这暗恋之人是谁呢。”
        眼睛有意无意瞟着鹤丸。
        众刀男齐刷刷地转头向鹤丸投以慈祥又炽热的目光,意念烤鹤。
        鹤丸缩在角落里,摆出乖巧……不行装不住了。
        吓得你鹤缩成个球.jpg。

4

        年近千岁的鹤丸国永先生遭遇了刃生大危机。
        表面上是如此。
        开玩笑!鹤丸国永是谁!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头子!一个无事不欢的老头子!鹤老头要闹这个本丸里谁能挡得住他!
        ……咳,审神者不算不算。
        吐花瓣哎!超级大惊喜哎!这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这样老天赐予的新的惊吓道具怎么能放过!其他本丸的鹤丸国永一辈子都没有这种机会呢!
        然而鹤丸就算和隔壁的鹤丸一起想也想不到,最大的惊吓往往是到最后才出现的。
        在鹤丸思考用这花瓣给审神者带去怎样的惊吓时,却被审神者先一步叫了过去。
        “鹤球啊。”审神者笑眯眯的。
        “坐下坐下别客气,为了犒劳你最近当近侍的辛苦,我给你泡了特别的茶哦,”她向鹤丸推了推冒着热气的茶杯,“连莺丸都没这待遇呢。”
        听到这儿鹤丸还是有点激动的,毕竟是主公,而且是自己喜欢的人亲自泡的茶,这可是百年一遇的好事。
        “真是个大惊喜呀,那就谢谢主上啦。”鹤丸端起茶杯,目光落在杯底,躺在里面的是些许百合花瓣,虽有疑惑但还是小口啜饮,口中满是百合的清香。
        “怎么样,很新鲜的花茶吧?”
        “确实很新鲜呢,”鹤丸赞叹道,“不过主上,本丸里什么时候种了百合花吗?”
        “啊呀并没有哦,”审神者笑容不变。
        “我刚刚吐的花瓣呢,能不新鲜?”
        良久的沉默。
        在公元2205年x月○日,某个本丸的某位鹤丸国永先生忽然失去了他的梦想。

5

        众所周知,一般本丸日常同人里的鹤丸搞事排第二就没人敢排第一,但我们的鹤是我们的鹤,和别家的社会你鹤哥不一样。
        咱家的鹤丸搞事排第二,只能排第二。
        第一是个隐藏boss,没有人知道第一的名字,boss只有一个代号:审神者。
        但别漏看了boss前面的“隐藏”二字,不被排老二的家伙逼急了审神者是不会随意出手的。
        就是因为不随意出手,本丸才会长期处在鹤老大(伪)的支配下,所以被老大(真)整了,长期霸占王位的老大(伪)当然要整回去,不然怎么对得起他鹤丸国永的御物身份。
        审神者第二天收到了烛台切的小点心。
        “鹤先生起了个大早为您摘的樱花哦,里面包含了他不小的心意呢。”烛台切是这样说的。
        审神者道了谢,当即拿起一块塞进口中,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她拿着第二块的手忽然就停住了。
        等等等等,哪儿不对。
        她僵硬地扭头看向门外,铺着莲叶的池塘,里面的金鱼眼中闪着诡异的光。
        这是夏季景趣吧。
        尼玛哪来的樱花哦????

6

        鹤丸和审神者之前的战争还在继续。
        比如鹤丸吃米饭吃了一嘴百合,审神者每件衣服的口袋里都装着樱花,鹤丸戴上兜帽被扣了一头一脸的百合,审神者的晚餐变成了樱花宴,鹤丸耳垂上带着百合花和滴胶做成的耳坠,审神者头上多了个樱花形状的发卡……
        “停一停停一停,后面哪里像战争了。”加○清光同学的吐槽打断了我们的故事。
        “完全就是情侣之间的黏黏腻腻吧?不要再让我听见哟~”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和守○定先生面带和善微笑的发表了他的意见。
        对此两位当事人毫无自觉。
        “战争”持续了三天,双方似乎都主意用尽,招架不住了。
        先被叫去的依旧是鹤丸。
        “那个啊……”
        “差不多该玩够了吧?”
        “???”鹤丸问号脸,“主上你这话就不对了是你先开始的啊!”
        “不是,那个啥,我我我最近吐花快吐到进医院了,”审神者艰难开口,“这病拖久了不治真的会去另一个世界的啊我说。”
        “……”
        “……”
        “……我也是。”
        “那,亲一个呗?”
        “好啊亲就q……!”
        最后一个亲字被审神者的唇堵了回去,淹没在两人唇齿之间。

7

        你们以为到这儿就结束了?happy ending皆大欢喜?
        天真。
        回头看看这三天你们为了整对方努力吐的花瓣。
        怎么解决?审神者和鹤丸对脸懵逼,然后相视一笑。
        丢给长谷部好了。就说是主命。


最后也要欺负我部x

展示光荣战绩。
一期一振是谁江雪左文字是谁莺丸是谁萤丸是谁明石国行是谁博多藤四郎是谁后藤藤四郎是谁厚藤四郎是谁不动行光是谁太鼓忠贞宗是谁数珠丸恒次是谁蜻蛉切是谁御手杵是谁日本号是谁长曾祢虎彻是谁物吉贞宗是谁,你们特么扯什么淡呢哪有这些刀啊,p的图骗我吧。
四花?
放屁!!!都tm是放屁!!!
别和我说什么千战无爷打死没鹤倾家荡产没小狐。
爷爷基友锻的鹤狐开服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