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家的莫泽泽泽☆

是个假人

部宝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完全没有捏出设定的万分之一帅气[欲言又止.jpg]
这样还怎么把长谷部娶回家

瞎几把搜到的
童子切安纲什么时候实装就好了,这样还能和髭切做个伴呢,一个杀了山大王一个砍了小迷弟,还能和隔壁yys玩混合同人,仇敌见面分外眼红还能上演一场大江山虐恋什么的
想想就很酷x
还有童子切超级漂亮啊——

一个脑洞

ooc我的刀是大家的
来自我给一队全员骑马除了长谷部

每次一队出阵长谷部就觉得特别委屈。

[为什么除了我大家都骑马?主是不是不信任我?]

越委屈越想,越想越委屈。

他一个刃夹在五匹大马中间更显得委屈。

但这可是在战场上,怎么能因个人问题拖了整队的后腿呢?

于是敬业的长谷部君只好化委屈为战意,发挥自身优势不要命地往前冲,十个烛台切都拦不住的那种。

然后带着头顶闪亮的誉和对主专用樱吹雪回去。

长谷部私下向同僚们倒苦水。

收获了鹤丸三日月的哈哈哈烛台切的拍肩宗三复杂的眼神和不动行光的酒嗝。

[烦恼的话去问问大将不就好了,她不是那种人吧。]来自药研的无语。

但压切长谷部是什么刃,他好意思开口吗?可是总这么憋着也不是个事儿,在做过无数次心里建设后他终于推开了审神者的房门。

[主,请原谅我的无理,但有件事我想无论如何都要让您听我一言,这件事已困扰我许久以致整日寝食难安辗转反侧……]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您为何给一队全员配了马却没有我的?是无心之举还是……]

[……就这事?]

[是的。如果我之前有哪里做错了,还请给予责罚。]

看着几乎整个身子都要伏在地上微微颤抖着的长谷部,审神者柔和了眉眼,抬起手悬在他的后脑,




然后一巴掌下去。

[跑得比马快还想骑马噢?是不还想抢了咱爹的小云雀上天???]



长谷部: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有……

占tag抱歉
做梦,长谷部视角的本丸,剧情已经忘了但睁眼盯着手机反应了半天,恍然大悟:
[阿,阿鲁基的手机……?]
#吸hsb吸到幻觉#

【刀剑乱舞】来谈个恋爱吗?

压切婶,捎带鹤×隔壁婶

高中生设定,青梅竹马设定

放飞自我,没有文笔

刃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所以说,你被表白了啊长谷部同学。”

        我晃着手中少女粉色的信纸,坏笑着继续调侃他,假装很欣慰地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哎呀,孩子长大啦还找到个好人家嫁过去,妈妈我好开心啊呜呜呜——”

        “你够了!”对面的人忍无可忍出声打断了我(自认为)完美无缺的表演,脸上是恼怒迷茫和纠结混合而成的神奇表情,“我是来问你解决方法的不是给你嫁儿子的机——不对谁是你儿子啊!”

        “好好不闹你了,”我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随口问了句:“为什么找我而不是鹤丸?”

        长谷部送给我一个持续0.1秒的“你是不是傻”的眼神,开口道:“我不会傻到把自己往火坑里推……而且这种事情女生比较擅长吧?”

        我沉默,是该夸他机智还是该庆祝有人记得我的性别。

        那是因为你没有一点身为女生的自觉。他毫不留情地扎了我的心。

        等会儿你什么时候学会读心术了???

        他报以讽刺又不失礼貌,灿烂中夹杂冷漠的微笑。

        扎心,太扎心了,你走吧不要再来纠缠我了你再也不是我的好老铁了。

        “……好吧我的前老铁,正事呢?”

        他居然顺着我的胡扯往下说了,这让我小小地惊讶了一下,成,就冲你带给了我今天第一个惊喜,咱就来谈谈恋,呸,正事儿。

        “那么你的想法呢?对那个女生有什么看法?”

        他闻言认真思索了一会,最后老实的摇头:“并没有。”

        “就是没感觉咯?好办!早给你想好对策了。”我打了个响指,半秒后一只全身雪白的迷之生物从树后“嗖”地飞了出来,嘴里还念叨着“怎么样这个出场方式有吓到他么?”

        我一把拽过鹤丸国永,指指他,又戳戳自己胸口:

        “假男友和假女友,客官看上哪个就带走别客气。”

        长谷部捂脸,这不是跳火坑的级别,这是直接把自己挫骨扬灰到天涯啊。

        我和鹤丸相视一笑,嘿,晚了。



会有后续,大概吧x

深夜玩梗

    午后温暖的阳光撒进贝什米特家的宅子,撒在小贝什米特的身上。

    “哥哥……”路德维希小小的身影在基尔伯特房门前徘徊着。

    “嗯?west怎么了?”基尔伯特从日记中抬起头来。

    “没什么,就是……好久没有和哥哥一起出去了……”

    “是嘛……”基尔伯特合上日记把它重新放回书架,然后抬眼看见窗外和一个恶友一样热情的太阳。难得连续几天天气都这么好啊,所以……

    “好勒决定了!明天去郊游吧west!”

    “真的可以吗哥哥!”

    “对哟!现在就开始准备东西吧!”

……

    “west!准备好了就出发吧!”

    说话同时基尔波特正把烧烤架日记本肥啾等一大堆奇怪的东西往可怜的后备箱里硬塞,费力关紧后备箱就跳进车里性急的立马启动车子,以每秒三十公里的速度向前急速飙车。

    站在原地伸着小手想去拉车门另一只手提着午餐盒的路德维希哇的一声就哭了。

#只是个金钱脑洞#

被关在手机里的老王x

    阿尔弗雷德盯着气愤地不停捶打屏幕的王耀简直快要飞起来了。
    “嘿王耀你怎么跑到hero的手机里面了?是太爱我了吗!”
    王耀微笑着比了个中指。
    “这样hero就不用还钱啦XDDDD!”
    王耀:[黄豆微笑]
    三秒后阿尔弗的身心都爆炸了。
    [您的手机已欠费xxx元][您的流量已超额xxxgG]
    阿尔:[黄豆再见]

【米英……吗?】(喜闻乐见的)花吐症

我脑子有洞别管我x

        亚瑟.柯克兰一脸懵逼的盯着躺在手心小小的花瓣。

        这是什么?花瓣?那是能从嘴里吐出来的东西吗?也不是不可能啊最近不是有个叫花吐症的东西吗?喂喂开什么玩笑这种荒唐事怎么会发生在一个国家身上的?

        又连续吐出几片白色花瓣后,我们的大/英/帝/国大人接受了这荒唐的事实。

        w……well,总之先冷静下来找到解决方法,记得是什么……找暗恋的人接吻?那么我暗恋的是谁?该去找谁?

        说起来昨晚做梦梦到小时候的阿尔弗雷德连来着,那时候多可爱啊,小小的一只嘴里喊着“英/吉/利英/吉/利”的,结果……唉……哦等一下,阿尔?难,难道……?

        不不不怎么会!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怎么会喜欢阿尔弗雷德那个蓝蓝路笨蛋呢哈哈哈!总,总之先去喝个茶冷静一下!对,对了!刚刚烤了新鲜的司康饼呢和红茶简直是绝配嗯!

        这样想着脸还有些红的绅士起身离开桌子,跌跌撞撞走进厨房泡了红茶,顺便端出来满满一盘司康饼。

        稍稍平静下来的绅士伸手拿起一块司康饼,因为手有些抖司康饼紧紧贴上了嘴唇。

        这一瞬间,喉咙的不适感完全消失了。

       ……啥?